潜规则 <1>

红糖糍粑:

*导演 × 演员


*一切都是我编的,勿上升








王俊凯正翘着两条长腿靠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经纪人陈姐风风火火地推开化妆间的大门,整个人亢奋得如同中了五百万,“Karry,你又要红啦!!!”




王俊凯翻个白眼的功夫,快要通关的游戏便显示了Game Over,王俊凯恼火地把手机一丢,朝着陈姐翻了个更大的白眼,“Excuse me,你是说我过气了吗?”




“不不不,天王你最红!”陈姐露出狗腿的笑容,拖了把椅子在王俊凯身边坐下,“我刚给你谈了新戏,演完保证你红出地球,红出银河系,宇宙最红王俊凯!!!”




王俊凯听着陈姐满嘴跑火车,大姐,你真的不是高端黑吗?




“不接!”




王俊凯抓了抓头毛,拿着手机往沙发上一瘫便刷起了微博。




“和你演对手戏的是王源。”




“更不接。”




“你男一他男二。”




“接。”


 


陈姐露出计划通的得意表情,满意地把剧本为她家小心眼的天王双手奉上,“这部《对立面》大投资大制作,集悬疑,动作,伦理,爱情于一体,剧本我也看了,邀你演的男一正面讨喜,好好演这次准能拿个影帝......”




王俊凯完全无视陈姐的巴拉巴拉,他只在乎演员表上他的顺位在王源之前。说是与王源有深仇大恨呢,也谈不上。这个比自己出道晚,新唱片的销量却在自己之上,又在刚结束的电影节上抢了自己本来胜券在握的最佳男演员奖的小鲜肉,来势汹汹简直是要瓜分自己一度只手遮天的娱乐圈。所以王俊凯才懒得管这电影什么配置什么内容,老子是主角他是配角那就够了。




“然而,我要说的重点是这部戏的导演是刚在国际上拿了最佳导演奖的易烊千玺,易导他年轻有为长得也帅......”




王俊凯看着他那年过三十还依旧单身的经纪人脸上泛起少女般的潮红真的不好意思问出“谁是易导”这种击碎迷妹心的问题,于是赶紧拿上剧本一骑绝尘而去。




回到家简单吃了晚餐,王俊凯就开始看剧本,等一口气看完,已是凌晨两点。剧本大概是讲主角林羽遭到竹马张凡的背叛和横刀夺爱,相爱相杀之际发现背叛他的不过是张凡分裂出的另一个人格,于是林羽摒弃前嫌帮助张凡毁灭第二人格。故事相当有趣,只是自己要饰演的林羽中规中矩老好人完全没有男二张凡的人格分裂来得精彩,于是王俊凯想都没想直接拨通了陈姐的电话。




“祖宗,你知道现在几点吗!!”陈姐在电话那头鬼哭狼嚎。




“陈姐,我要易导的电话。”王俊凯也不理经纪人的控诉,直截了当地说。




“你要干嘛?”那边好像清醒了一点。




“你别管,赶紧发给我。”王俊凯当然不会说他的目的,否则他提早进入更年期的经纪人能从电话里爬出来打他一顿不可。




“易导还没回国呢,好像就是今天的航班吧......”陈姐发了号码后还是忍不住提醒他家飞扬跋扈的天王,“祖宗你可别得罪导演啊,你还要进组......”




“知道了,别逼叨了赶紧睡,晚睡容易老。”王俊凯一边在iPad上搜索易烊千玺的资料,一边不耐烦地说。




“到底是谁打扰老子的美容觉啊!!!”


 


王俊凯翻着关于易烊千玺的新闻,17岁出国攻读导演系,24岁读完博士并在国际电影节上一举拿下了最具分量的最佳导演奖,一边倒的天才人设。他又翻出领奖视频来看,一身剪裁得体的高定西装衬得他格外英俊挺拔,五官精致气质脱俗,最后微微一笑嘴角陷出两个梨涡,先前的高冷便化作一汪春水。




这样的好皮囊不当演员真浪费。王俊凯咂咂嘴,顺手查了易烊千玺的航班,凌晨五点抵达北京。正好自己也没什么睡意,他干脆套上外套,开着车往机场走。




清晨的机场人不算多,王俊凯戴着棒球帽和口罩把自己捂了个严实,要是被认出来就很尴尬了。




时间指到五点整,王俊凯拨通了易烊千玺的电话,那边先是不接,然后又挂断,第三次拨过去那人才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易导你好,我是公司派来接您的司机小王,我就在A3出口等您好吗?”王俊凯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




那边迟疑了几秒,答了声“哦。”




王俊凯憋笑到肚子疼,成就感因为别人口中的天才其实是被自己轻易骗到傻子而爆棚。他站在出口最显眼的地方等,想着等会儿见到的易烊千玺会不会把机场走成红毯。




让王俊凯大跌眼镜的是,我们的最佳导演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锅盖头上翘着几根呆毛,脖子上还挂着轻松熊造型的飞行枕,他茫然地从人群里走出来,像个不知所措的迷路小孩。




王俊凯哭笑不得,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以前看过的新闻里说能倒背牛津词典的天才却是不会自己吃饭的白痴。




王俊凯快步迎上去,接过易烊千玺手里的推车,恭恭敬敬地说了声,“易导,我是小王,车在停车场,请跟我来。”




易烊千玺顺势就松了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很大爷地跟在王俊凯身后。王俊凯走在前面使劲绷着笑,心想这孩子这么好骗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啊。




坐上车后易烊千玺报了地址就靠在座椅上玩手机,王俊凯开着车觉得有些困就想和他说话,




“易导飞了十几个小时很辛苦吧?”




“还好。”




“恭喜易导您拿了大奖,真是华人之光啊。”




“谢谢。”




“易导这次回来是要拍新电影吧,国际大导演加持,新片一定超棒的吧。”




“还行。”




“听说男主角是王俊......”“小王,”




王俊凯正要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就听见易烊千玺放下了手机朝他说了句,




“你好吵。”




“......”




王俊凯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还好口罩挡着大半张脸,要是被拍到又得被说是打了玻尿酸。王俊凯尴尬地笑了两声,连忙说着“不好意思”就不再开腔。不一会儿就听到副驾上易烊千玺平稳的呼吸声。 




车开到楼下时易烊千玺还睡得很熟,王俊凯看着他酣睡的样子也觉得困得不行,于是干脆放倒椅子拿帽子遮着脸睡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地听到手机响,然后就是易烊千玺懒洋洋的声音,




“我到了。”


“司机接的我啊。”


“没接到?”


“姓李?不是小王吗?”


“......”




王俊凯又一次憋笑到内伤。




趁对方还没有气急败坏质问他之前,王俊凯连忙坐起来,遮着脸的帽子落到腿上,他伸手取下口罩,露出招牌的凯式笑容,“易导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小心吃亏哦。”




易烊千玺有点蒙圈地看着露出真容来的“司机小王”,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活生生地被他笑成两条缝,两颗尖尖的虎牙也格外招摇。




“王俊凯?”




“嗯,易导你好,我是王俊凯。”王俊凯毫不客气地握住易烊千玺的手,叉烧包般的笑容别提多狗腿了。




新电影是两人的首次合作,在这之前易烊千玺对王俊凯的认知程度是他年少成名,一路从歌手做到演员,是少有的颜值和演技都在线的男演员。这次邀他执导的《对立面》,投资方甚至连试戏都省了,点名指姓地要王俊凯做男主角,易烊千玺对此还颇为不满。




易烊千玺别扭地抽出手,谁都知道演员私下里找上导演的潜规则,不是要求加戏就是要换角色,只是易烊千玺不明白王俊凯已经是男主角了他还要干嘛,想当导演吗?




“天也快亮了,导演我们去吃个早饭吧,”王俊凯看着天边泛起了熹微晨光,肚子也有些饿了,“想吃什么,豆汁儿,焦圈,面茶,炒肝?”




易烊千玺其实是拒绝的,他只想回家再睡个昏天黑地,不过一听这老北京的地道小吃倒还是有些馋了,那就走着吧。




喝豆汁儿的时候王俊凯捏着鼻子躲得老远,一脸的嫌弃藏都不想藏,“这跟泔水似的,我闻着就想吐。”易烊千玺也不理他,喝着豆汁儿嚼着焦圈,只觉得又回到胡同里的童年时光。




桌上的早点王俊凯一样没动,反倒是去隔壁叫了碗红油抄手。易烊千玺看着一层油亮的辣椒浮在抄手上也觉得开胃,而王俊凯的嘴唇因为辣椒变得滴血般的艳红,更是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




“易导你要尝尝吗?”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一直盯着自己看,夹了个抄手送到他嘴边,“这是我大重庆的特色,巴适得很!”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不吃,还挺想尝尝的;吃,这个喂到嘴边的动作也太暧昧了。易烊千玺翻了个白眼,对着笑眼弯弯的王俊凯摇了摇头,非要弄得这么尴尬吗。




“你找我有事吗?”大概是想缓解一下尴尬,易烊千玺率先开了口。




“嗯...就是表达一下对导演的尊敬,”王俊凯又笑开了,眯着双桃花眼做了个wink,“毕竟要和导演一起工作了嘛。”




易烊千玺“哦”了一声便低下了头,好像开始明白身边的女助理为什么成天都哭喊着“王俊凯撩我又不娶我......”




吃完早饭王俊凯送易烊千玺回家,在楼下告别时易烊千玺再次问他到底有不有事,王俊凯嘟着嘴眨巴着星星眼,




“导演,我想演男二。”








TBC


 

评论
热度(508)
  1. 红往搬文站榴莲味糍耙 转载了此文字
  2. 可乐——孤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SoulmateJk 转载了此文字

© SoulmateJk | Powered by LOFTER